舊書店

寫作其實是一種練習,寫得好的人都是勤力寫的人,而且寫完就算,也不會刻意要翻改舊文章。以前讀Peter Drucker的書,他說他是那種不會翻看自己舊作的那種人,因為日子既然是向前行,有新意要寫的話寫新的書就好,也不會想改舊作。這樣的作者產量一定多,而且這樣的作者可能才有機會成為作家。 最近重新迷上了林振强,當然是因為他寫的歌詞。以前聽歌都不會刻意找誰是填詞人,但最近因為要幫店內的歌填詞的關係,又重新聽廣東歌,而且每首都要刻意找歌詞。不找還好,一找又會對填詞人產生極大的仰慕,覺得他們用的字很準,很靚,「傻女」的那句「夜來便來伴我坐」那「坐」字,明明之前還是用「氣」「戲」「地」「你」這個韻,一個急轉:「坐」,多麼暢順,多麼自然,多麼入境。 愛上一個填詞人也自然想拜讀更多他的作品,而且想讀也不只是歌詞,知道林振强以前也有出書,便想到那些書網找他的書,可是怎麼也找不著。無他,幫林出版的最後一個出版商便是壹周刊和蘋果日報,再之前幫他出版的博益又早退場了,林的書自是絕版了。猛然想起舊店好望角16樓旁的「新亞書店」,有天跟哈比說要偷溜一個鐘,就是去舊書店尋書,惜無功而返。 又隔了兩天,去了深水埗的「我的書店」,這次醒目了,一到就找他們放袋裝書的角落,博益的書是找到了,衛斯理很多,蔡志忠很多,蔡瀾也很多,就是沒有林振强。這間「我的書店」的書不是說笑的多,也不是說笑的亂,我幾乎是爬的入去,把他們書櫃重新執了一次再走來。執書執書,中間看到林振强姐姐林燕妮的書,心想既然找不著細佬的書,家姐的書也不要執輸啦。臨走埋單,多口問了店主有沒有林振强的書,店主竟然答我:有! 需知在這些二手書店,CD店,大家都只會自顧自尋寶,因為十零廿蚊生意又點會得閒幫你找,又要平又要人服侍真係自己都覺麻煩到人,不過好死唔死,唔知因為咩原因佢地老細專登抽起左林振强D書放係counter, 所以我係寶山堆搵再耐都唔會搵到,我真係開心到哭_左。 買果下開心,結果呢幾日又堆到成舖頭都係書。

3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